您的位置:腾讯qq游戏五子棋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家訪被奸污的老師
家訪被奸污的老師
裕子是來做家庭訪問,有一個學生長期缺課,是一個問題兒童。曾經來過一次,所以還記得這條路。
  那個學生就在骯臟水溝旁的破舊房子前替狗抓虱子。
  「川上同學?!?br />  裕子說。
  「是你的狗嗎?」
  「原來是老師。你來做什么?」
  「你媽媽在嗎?」
  「不知道,你走吧?!?br />  「爸爸呢?」
  「不知道。他不在,兩個人都不在。我今天從早晨還沒有吃東西。也沒有錢。
  這只也沒有吃?!?br />  「我去給你買便當?!?br />  裕子從來的路回到公車站附近。買三份便當,正是發育期的國三的男孩,大概一個便當不會夠。給狗也買一個便當,所以買三份。
  川上昭的父母沒有固定工作。
  「老師有經驗嗎?」
  「什么……」
  「這個還用說嗎?不要裝傻了。??!真好吃,這個火腿便當真好吃,有經驗嗎?」「沒有?!埂咐鮮κ譴ε??」「是啊?!?br />  「也沒有乳房被舔過或摸過嗎?」
  「老師要大聲喊叫,會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嗎?」「會有什么后果?你就大聲喊叫試試看,喊??!」「你會被送到監護所的?!埂傅僥搶锘箍梢猿緣餃頭??!埂赴萃心悴灰考槲?。老師要以干干凈凈的身體結婚,我是有理想的,求求你把手銬取下來吧?!乖W喲厝霰愕?,進入這個男孩的房里。本來一面讓他吃便當一面做說服工作??墑墻胗新閭逶又競湍腥頌宄粑兜姆坷鍤?,突然被套上不銹鋼的手銬,然后用美工刀對正脖子時,裕子嚇得發不出聲音。
  「老師,坐在那里不要動?!?br />  這個問題兒童說完就開始吃便當。已經開始吃第二個便當。他是體重超過七十公斤的不良少年的首領。
  「老師,我取下手銬,你就自己脫衣服吧?!?br />  「我真的要大聲叫人了?!?br />  「我殺死你?!?br />  被瞪一眼,裕子又嚇壞了。
  「脫光吧?!?br />  從他眼里冒出情欲和殺意的可怕光澤。
  「要我脫光嗎?」
  裕子用軟弱的聲音說,含著淚珠把雙手伸過去。
  「要脫光,知道嗎?」
  「知道。你真是可怕的少年,把那美工刀收起來吧?!瓜衷謐鈧匾木褪且渚駁卣∈奔?,他的父母也許會回來。裕子在心里祈禱,快一點回來吧。
  取下手銬。
  二十三歲的美麗女教師在胸前合掌,請求少年放過她。
  「可惡!我要把你的乳頭割下來?!?br />  川上昭說。
  「還不快脫?!?br />  女老師的屁股挨了一掌。
  「啊……」
  在裕子的腦海突然出現母親暴露屁股讓校長玩弄的淫蕩場面。
  裕子開始脫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脫下?!?br />  川上把女老師脫下的衣服放在一起丟進壁櫥里。
  「站起來!」
  又在裕子的屁股上打一掌。
  再昏暗的房間里川上打開電燈。
  女老師裕子一絲不掛的裸體形成美麗的景象。
 ?。ㄒ傷雒味濟蔚降惱飧隼鮮Φ娜馓濉┬岸竦納倌瓴岸竦男朔?。
  少年的眼睛看到雪白下腹部上的黑毛。那里的毛比較稀少,像嫩草一樣圍繞在大腿根上。
  川上抓住一撮陰毛,用美工刀割斷。
  用割下來的毛在乳房上騷動。半球型的雪白乳房像少女般的可愛。乳頭是淺紅色,小的像陰核。川上用陰毛在乳頭上摩擦。
  「唔……」
  用自己的陰毛在乳頭上摩擦,裕子覺得自己的血在沸騰。
  「啊……」
  裕子壓抑自己的聲音。雪白的胸部不停起伏。
  「你是處女嗎?」
  川上的聲音也有一點沙啞。
  「是!」
  她現在是把性器暴露在學生面前。
  「要把我的家伙插進去?!?br />  裕子以為他的動作會向下移動??墑?,仍繼續玩弄乳頭。
  「這就是全校男生向往的老師的乳頭?!?br />  裕子感到乳頭開始變硬。
  「我要把這個乳頭割下來?!?br />  裕子感到恐懼,覺得這個少年真的有割斷乳頭的殘忍欲望。
  「老師,你手淫給我看?!?br />  裕子皺起眉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要這樣,你饒了我吧?!?br />  川上用力拉左邊的乳頭。裕子感到乳頭上有美工刀的刀刃。
  「老師,和乳頭告別吧?!?br />  他好像真的要割斷乳頭。
  「我答應手淫。不要這樣了?!?br />  裕子分開修長的雙腿,用手指撫摸肉縫,在陰唇上上下下來回撫摸。
  川上用快冒出欲火的眼神看美麗老師的手淫。
  美工刀在女老師的眼前飛舞。
  女老師把陰唇分開給學生看。然后用另一只手在陰核上撫摸。
  「你每天晚上都自己這樣弄吧?」
  「不,還是第一次?!?br />  女教師紅著臉回答。
  「你不要騙我,你們老師都說一些好聽的假話!」川上這樣大吼后,拿出木劍。
  「你趴下,我要懲罰?!?br />  「不要太狠?!?br />  年輕的女老師嚇得趴在地上。木劍打在雪白的屁股上。
  「老師,我來折磨你吧!」
  「……」
  「為什么不回答?」
  「你已經在折磨我了?!?br />  二十三歲女教師的裸體趴在骯臟的塌塌米上。屁股上留下被木劍打的痕跡。
  充滿性感的屁股被打到快要流血的程度,裕子的神經和感覺都已經麻痹,無力地趴在那里喘氣,在大腿或后背上也有木劍留下的痕跡。川上一面打一面說你想指導我太單純了。你不過是一個新來的老師,還管這種事,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遭遇。
  「你太小看我了。我是真正的太保?!?br />  又說:「老師,我會?;つ??!?br />  他的意思是說,不讓學校其他不良少年找上裕子。
  裕子在屁股的傷痛中聽清楚這句話。
  對屁股的懲罰結束??墑譴ㄉ先月凍黽絳勰ピW尤馓宓謀砬?。
  「老師,我是說還要折磨你?!?br />  川上蹲下來,在趴在塌塌米上的赤裸女教師的耳邊說。
  「你……」
  裕子的聲音很細小。
  「什么?說清楚?!?br />  「已經懲罰夠了吧,不要再折磨我了?!?br />  裕子說完就翻轉身體,好像表示要奸淫就快一點。然后,分開美麗的雪白雙腿,伸手在手淫過的肉縫上分開,露出里面粉紅色的肉壁。
  「在這里插進來吧?!?br />  引誘少年。
  川上點燃一支煙刁在嘴里,凝視美麗女老師的肉洞。
  默默瞪大眼睛看,那種樣子不像少年,完全是有虐待狂成年人的模樣。這時候,裕子的羞恥感引起強烈的性感。從肉縫溢出黏黏的蜜汁。
  川上拿來大頭針。刺穿乳頭。
  「啊……」
  痛苦恐懼感使女老師臉色蒼白,嘴里發出苦悶的哼聲。額頭上冒出汗珠,皺起眉頭。
  大頭針刺在恥丘上,然后是大陰唇和柔軟的小陰唇。當陰核也刺到時,使裕子完全陷入身心都有火燒般的被虐待感的漩渦里。
  「你的陰戶濕淋淋了?!?br />  「是……濕了……」
  裕子回答。
  「你是處女嗎?」
  「處女!我是處女?!?br />  川上抱起裕子雪白的雙腿向上抬,然后把膝蓋頭壓下貼在乳房上。屁股有一半是在半空中,肉縫朝向天花板。
  川上把所有的大頭針拔出去,大陰唇出血,他把血和蜜汁弄在一起舔,那種樣子好像很饑餓,只知道拼命地舔。
  這時候,不良少年的陰莖已經勃起。
  「你的父母快回來了吧?」
  女老師的心情是怕學生的父母回來,如果被奸淫,就不如趁沒有回來的時候,乳頭還在搔癢。
  「放心吧,不會回來的?!?br />  「啊,你又要虐待我了……」
  屁股被學生打,身體還是彎成對折。
  「連屁股也漂亮。每個男生都想看你的這個屁股,你知不知道?」「不要再折磨屁股了……你要干就干吧?!乖W優ざ淮虻難┌灼ü?。川上立刻脫褲和內褲,陰莖一躍而出。
  裕子看到。
  「好可怕?!?br />  沒有想到勃起的陰莖會這樣大,裕子感到恐懼。她是真的害怕,那種長和粗嚇破她的膽。
  「你的真大?!?br />  裕子的聲音顫抖。
  「用手握住?!?br />  川上說。
  美麗雪白的手戰戰競競地握住少年巨大的肉棒。細柔的手指在上面愛撫。女老師一面愛撫,一面使呼吸急促,催促說:「進來試試看吧?!勾ㄉ系男耘按袷顧誆迦肭壩鐘么笸氛氪檀┰W擁牧礁鋈橥妨鞒鲅?,然后讓裕子做狗爬姿勢才從后面插入。
  「啊……」
  乳頭流血,臉色蒼白的女教師為陰戶受到的痛苦發出悲哀的聲音。
  「痛……痛……嗚……那樣用力插會痛的……啊……嗚……」「老師!」川上的呼吸也急促,不斷喃喃自語說,進去了!進去了!而且臉上也冒出汗珠。
  「啊……我的東西在老師的身體里……」
  「進來了……還是進來了……」
  從屁股的方向被插入的二十三歲女教師的處女,洞口和里面都濕潤,但很窄小,黏膜緊緊圍繞肉棒。順著肉棒滲出破瓜的鮮血。
  少年開始抽插。
  「痛……不要動,好像裂開了……啊……痛……」「老師……扭屁股……」「第一次是不可能的……」「快扭動這個屁股……」趴在那里的屁股又被打。
  「啊……」
  裕子開始前后搖動屁股。這樣被沾上破瓜鮮血的巨大肉棒抽插。
  「還要扭!還要扭!」
  屁股被打的女教師忍不住發出哭聲,拼命地前后搖動屁股。好像要把里面的肉棒完全吃掉似的,屁股跳出淫舞。
  「扭屁股!扭屁股!」
  「我扭!我扭……啊……我會扭屁股……」
  「還要用力扭?!?br />  「饒了我吧……」
  少年毫不留情地打老師的屁股。
  「不要打了……」
  美麗女教師的屁股染成柿紅色。猛烈進行活塞運動的巨大肉棒冒出血管,沾上女教師的蜜汁和鮮血發出淫邪的光澤。
  「不行了……啊……我不行了……」
  裕子在慘暴的凌辱下,精神有一點錯亂??墑竊詿礪業母芯踔幸燦幸恢痔鵜賴目旄?。
  「昭……昭……好啊……」
  從火一般灼熱的肉洞又流出新的花蜜,產生使裕子會昏迷的高潮。扭動的屁股停止不動,被少年抱住的屁股開始痙攣。
  「老師……啊……老師……」少年也達到高潮。這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
  咻咻射出的精液量使他自己都感到驚訝,無比的快感持續很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