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腾讯qq游戏五子棋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和學校最騷的貨做愛
和學校最騷的貨做愛
夜色正濃,東海一中的男生宿舍。
  “李凡,快過來給我端洗腳水?!?br />  聽到喊聲,李凡沒有半點遲疑,馬上過來端胖子的洗腳水。
  “等等,襪子也替我洗了,好幾天沒洗,臭死了?!崩罘哺斬似鶼唇排?,胖子立馬又說道。
  捏起胖子的臭襪子,李凡走進了宿舍衛生間,開始忙碌了起來。
  他不僅要洗胖子的襪子,還要洗其他舍友的校服,鞋子,內褲....
  “高勝,你最近真是越來越過分了,你拿李凡當啥了,他是你的舍友,又不是你的傭人?!鄙岢ぶ苧鎘行┛床幌氯?,便指責了胖子一句。
  “舍長,我是在幫他,他不是缺錢嗎?我會給他錢的?!迸腫硬灰暈壞男Φ?。
  “對不對啊,李凡?”胖子朝著衛生間里的李凡喊道。
  “對,謝謝你照顧我的生意,高勝?!崩罘滄仿凍魴θ?,感激的回了一句。
  看到這里,周揚也只能搖頭嘆息。
  從父母失蹤之后,李凡只能靠著給別人洗衣服,做作業,跑腿買東西等行為,來賺取自己的生活費和學費。
  沒多會兒,周揚走進了衛生間:“李凡,你要是缺錢的話,我可以借你?!?br />  “不用了,謝謝?!崩罘膊幌肟孔瘧鶉說氖┥峁兆?,再說了,借來的錢,終歸要還不是嗎?
  周揚看出了李凡的心思:“沒事,不用著急還,等你畢業了再還也不遲?!?br />  李凡苦澀的笑了笑:“舍長,畢業還早呢?!?br />  周揚再次搖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
  “我說舍長,你就別瞎操心了,李凡啥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能幫的起嗎?”宿舍里年齡最大的張曉峰笑道。
  “是啊,要不是我們,他吃喝都是問題?!備呤じ且渙匙院賴乃檔?。
  當李凡忙碌完一切,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張曉峰卻說道:“李凡,我的煙癮犯了,你去給我買包煙,還是老樣子?!?br />  李凡的臉色有些為難:“現在都十一點了,校門都關了?!?br />  “少廢話,老子給你加十塊錢,去不去?”張曉峰把錢扔地上,十分生氣的說道。
  “那我翻墻去買?!?br />  李凡撿起地上的錢,走出了宿舍。
  “這李凡,真是只要給錢,屎都肯吃?!備兆叱鏊奚?,李凡就聽到高勝的嘲笑。
  “可不是嗎?我要是他,干脆死了算了,干嘛還活在世上丟人現眼?!閉畔逡哺膠偷?。
  李凡聽到后,羞憤的握緊了拳頭。
  可片刻后李凡便釋然了,別人也沒說錯什么,自己本來就是個沒尊嚴的窮光蛋。
  翻墻來到一家深夜不打烊的超市,李凡剛買了煙準備回去,超市里又走進一男一女。
  這女的看了一眼李凡,眼神有些復雜,她喉嚨動了動,想說什么,但又把頭扭到一旁,假裝沒看到李凡一樣。
  這女的叫夏露,是李凡的鄰居,也是東海一中的?;ㄖ?。
  以前李凡家境殷實,學習又好,那會兒夏露天天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兩家關系交好,還訂了娃娃親。
  而夏露身邊這男的,是李凡班上的同學,叫杜飛,是個富二代,超市門口停著的寶馬,就是他的。
  “老板,給我拿盒杜蕾斯?!倍歐沙蹲派ぷ雍暗?。
  夏露面色一紅,在李凡面前有些尷尬:“飛哥,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要不然我們還是改天吧?!?br />  “改天個屁,是不是因為這小子?”杜飛轉過頭,指著李凡問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倆的關系,不過那都是過去式了?!倍歐閃成懷?,對著夏露質問:“怎么,你還沒忘掉他?”
  夏露搖了搖頭,趕緊否認:“像這樣的窮小子,我怎么會忘不掉他呢?”
  “我真的是肚子不舒服?!?br />  “說來也怪,剛剛還好好的,可能就是因為看見某些人,肚子才犯惡心了?!蔽頌趾枚歐?,夏露惡狠狠的說道。
  “哈哈,我瞧見他也惡心?!?br />  杜飛哈哈一笑,伸手就給了李凡一巴掌:“還不快滾,沒聽到我女朋友嫌你惡心?”
  李凡咬了咬牙,冷眼看著杜飛。
  杜飛面色愣了一下,接著一腳踹在李凡的肚子上:“還敢瞪我?你他媽的不服?”
  “飛哥,別打了?!畢穆獨沽艘幌?。
  “干嘛,心疼了?”
  “怎么會?我只是覺得我們沒必要跟這種窮逼一般見識?!畢穆陡廈σ⊥?。
  杜飛哼了一聲,從超市老板手中接過一盒杜蕾斯,說道:“夏露,今晚我不管你是大姨媽來了還是肚子疼,但你挑起了老子的火,還想跑?”
  “李凡,記住了,以后離夏露遠一點,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繃僮叩氖焙?,杜飛對著李凡撂下一句狠話。
  擦了擦衣服上的腳印,李凡爬墻回到了宿舍。
  李凡回來晚了,還被張曉峰臭罵了一頓。
  趴在被窩里,李凡沒忍住,咬著被子哭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醒來,李凡的枕頭還濕漉漉的,這個時候,他發現手機出現了三十多條未接來電。
  “怎么都是國外的號碼?”
  李凡翻看了一下,懷疑是騙子打來的。
  “還有短信,您尾號911賬戶入賬金額1000000.00元,余額1000325.00元?!崩罘捕亮艘槐?,更堅強是遇到騙子了。
  這個時候,李凡將微/信賺到的錢提現了。
  手機嘟了一下,李凡懵了。
  “農業銀行}X年11月12日07:14您尾號911賬戶入賬金額300.00元,余額1000625.00元”
  一百萬的入賬信息,和三百元的入賬信息,號碼竟然一致?
  如果是騙子,他不會知道李凡的銀行余額。
  也就是說,這一百萬的入賬信息是真的。
  想到這里,李凡瘋了一樣站起來,跑出了學校。
  來到一家自動取款機門口,李凡插入自己的卡,手指哆嗦著輸入密碼。
  “我一定是在做夢?!笨吹揭話俁嗤虻撓嘍?,李凡晃了晃腦袋,他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那陌生的電話再次打了過來,這次李凡沒有任何猶豫,立馬按下了接聽鍵。
  “小凡.....”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爸?是你...是你嗎?”李凡的雙手更加顫抖了。
  “對,是我,我和你媽不在的這幾年你還好嗎?一定受了很多苦吧?我剛剛給你的卡里打了一百萬,你先花著,不夠我再給你打,對了,這么多年沒見,你一定想我們了吧?”李凡的爸爸一連串問道。
  李凡確認了對方是自己的父親后,立馬蹲在地上哭成了狗,他靠著自動取款機,一手拿著手機,一手不斷的擦眼淚。
  “我.....想死....你們了?!?br />  “好,好,孩子,這些年真是苦了你,不過你別恨我,你要恨得話,就恨你爺爺去,都是他的主意....”
  李凡打斷自己老爸的話:“等等,我爺爺不是早死了?”
  “死個屁,那個老不死的,我倒是希望他早點死呢,我只騙了你三年,那老不死的可是騙了我十幾年....三年前那老不死的把我接回家,不僅告訴我他還活著,還說自己是迪拜首富,你說這老不死的缺德不缺德,詐死都使得出來?!?br />  “迪拜首富?”
  “你這個不孝子,說誰是老不死的呢,看我不打死你?!鋇緇澳峭反戳舜蚨泛筒醫械納?。
  不過隱約中,李凡聽到自己的老爸喊了一句:李家成,你再打我,我就跟你斷絕父子關系。
  李家成?他不是亞洲首富嗎?怎么成迪拜首富了?
  等等!我爺爺是首富??
  第2章 請客
  別說是迪拜首富,就是一個小鎮上的首富,李凡一時間也難以接受。
  電話傳來嘟嘟兩聲后,通話便結束了,當李凡再打回去的時候,對方的電話關機了。
  臥槽,怎么還關機了?李凡吐槽了幾句,便把手機裝回兜里。
  從取款機取了兩萬塊錢,李凡看著錢,沒忍住,又哭了。
  想想這三年遭的罪,還不是因為自己窮,如今有錢了,日子也應該苦盡甘來了。
  李凡在取款機跟前站了很久,很久....
  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錢,李凡在想自己是不是該干點啥?
  如果沒有昨晚的事情,李凡肯定第一時間跑到夏露跟前,告訴夏露自己喜歡她,并把自己富三代的身份告訴她,可如今只能算了。
  要不先找個地方摘掉自己的處男帽子?
  不行,自己都那么有錢了,怎么能找小姐,那也太沒品位了點。
  想著想著,便到了上課的時間,李凡回到了班里。
  “李凡,你剛才怎么了?剛才跑的那么急,沒出啥事兒吧?”見李凡的眼睛紅紅的,周揚擔心的問道。
  “沒事,昨晚買了張彩票,中了?!崩罘殘α誦?,說道。
  回學校的路上,李凡便想好了對策,自己這忽然變得有錢了,別人肯定會問,現在父母還沒回來,李凡還不想暴露自己富三代的身份,所以便想了個幌子,說自己中彩票了。
  李凡的聲音很大,班上很多人都聽到了。
  “李凡,你真中彩票了?”
  “快說說,中了多少錢?!?br />  幾個同學圍了上來,而高勝卻哼了一句,不屑道:“就他這一臉的衰相,最多中個幾百塊?!?br />  班上的一個女生說:“那可說不定,萬一李凡人品大爆發,中了幾百萬呢?!?br />  高勝呵呵了一聲:“沒聽過范進中舉的故事嗎?像李凡這種窮逼,別說中個幾百萬,就是中個幾萬塊,都會立馬瘋掉?!?br />  “要是李凡真中了幾萬塊大獎呢?”有人跟著問。
  “那我給他端洗腳水?!備呤ひ渙車淖孕?,篤定李凡沒中大獎。
  這個時候老師走進了班里,眾人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幾個喜歡八卦的同學,還在紛紛談論李凡到底中了多少錢。
  而李凡呢,滿腦子都在想該干點啥,以至于老師上課講了啥,他一句也沒聽進去。
  “看來李凡真沒中大獎,要是中了大獎,他早站出來打高勝的臉了?!?br />  “是啊,他要中了大獎,怎么可能這么平靜?!?br />  “中了大獎都舍不得給自己去買身衣服?”
  “瞧瞧他的褲子,洗的都掉色了?!閉畔搴呱湫?。
  “說不定這窮逼就中了幾十塊錢?!?br />  “幾十塊錢也夠他高興的了,頂他給我們洗好幾天校服了?!?br />  漸漸的,班上的同學也不再談論李凡中彩票的事兒。
  一天里,李凡的表現太平靜了,看不出任何中彩票的跡象。
  直到放學,李凡才開口說道:“舍長,我請你吃頓飯吧?!?br />  開學以來,周揚都在幫襯著李凡,所以有錢了,李凡第一個想報答的也是他。
  沒等周揚回答,高勝倒是先站了起來:“嘿,李凡,看來是真中獎了啊?!?br />  “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咱們住在同一間宿舍,你既然準備請舍長了,也請請我跟張曉峰啊?!備呤ひ渙郴敵?。
  “就是,平時我和高勝可沒少照顧你?!閉畔甯轄舾膠偷?。
  李凡心里冷笑,張曉峰和高勝對待自己,根本不是照顧,而是侮辱。
  可如果拒絕,免不了得罪他們。
  猶豫了一下,李凡艱難的開口:“那就一起去吧?!?br />  高勝說道:“你不會要請我們吃學校食堂吧?!?br />  “當然不是,地方你們選吧,我也不知道東海那家飯店好吃,我只聽說過盛世蓮花,好像挺有名的,要不,我們就去那?”李凡試探的問道。
  “什么?盛世蓮花,那可是一家五星級的大酒店?!備呤ぞ×?。
  “李凡,你他媽不想請就直說,少消遣老子?!閉畔逯苯勇畹?。
  “李凡,你到底中了多少錢啊?”李曉曉走了過來,她是班上最好看的女生,但也是最愛錢的。
  以前李曉曉天天圍著杜飛轉,可如今杜飛已經找了夏露當女朋友,所以李曉曉便準備物色個新男朋友。
  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李曉曉對李凡有了一絲絲興趣。
  “不多,就幾萬塊?!崩罘步縞先〉那昧順隼?。
  看見紅色大鈔后,班上的人都坐不住了。
  “臥槽!”班上響起了無數個臥槽。
  “李凡,你真中大獎了啊!”
  “高勝,你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李凡盯著高勝。
  高勝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咬了咬牙:“我說啥了?”
  “你說我要是真中個幾萬塊大獎,你就給我端洗腳水?!崩罘菜檔?。
  “當時大家都聽到了,你不會打算耍賴吧?”
  “你!”高勝冷冷的看著李凡,說不出來話來。
  高勝不敢相信,這個一直被自己呼來喝去的李凡,竟然敢跟自己叫板了?
  這個時候,一向跟高勝交好張曉峰打起了圓場,他把話題一轉:“咱們還是說請客的事兒吧?!?br />  “李凡,你中了那么多錢,不如把我們班上同學都請請吧?!閉畔逡渙車幕敵?。
  “好啊?!崩罘蠶攵濟幌?,直接答應下來。
  班上立馬歡呼了起來,對著李凡吶喊,凡哥大氣,凡哥牛逼之類的話。
  這個時候周揚著急勸道:“李凡,你瘋了啊,咱班那么多人呢,你都請,那得花多少錢啊?”
  “周揚,吃頓飯而已,能花多少錢啊?再說了,又不是花你的錢,你心疼個啥勁?!庇腥肆⒙聿煥忠飭?。
  李凡身旁的李曉曉臉上也有些不開心,她剛把李凡當成自己的獵物,卻沒想到李凡那么愚蠢。
  班上的同學要是全去,恐怕這兩萬塊,就剩不下多少了。
  那樣的話,還勾搭個屁。
  “哈哈,既然李凡都答應了,那我們就走吧?!閉畔辶⒙礱盍似鵠?,開始幫李凡拉人,有幾個不打算去的,也被張曉峰給勸著去了。
  杜飛看到這一幕,鄙夷的搖了搖頭:“真是窮人乍富?!?br />  杜飛對飯局沒啥興趣,剛要走出班里的時候,張曉峰追了過來:“飛哥,你干嘛去,李凡請客,一起去吃飯唄?!?br />  “不去了,我約了夏露?!倍歐篩賬低?,夏露就走了過來。
  “那有啥,叫著嫂子一起去?!閉畔逅低?,對著迎面走來的夏露邀請道:“嫂子,晚上我們班去盛世蓮花聚會,去不去?”
  “去啊,干嘛不去?!畢穆陡咝說拇鷯ο呂?。
  “AA還是?”夏露追問了一句。
  張曉峰搖頭說道:“晚上你盡管吃就是了?!?br />  夏露以為是張曉峰請客,畢竟是他在邀請自己。
  夏露同意了,杜飛也沒再說什么。
  “等會狠狠宰他一頓,爭取今晚上把他兩萬塊全給花光?!備呤は肫鷥詹爬罘踩盟虜煥刺ǖ囊荒?,心里便生出無限恨意。
  “那算什么,我們的目標是花超支,讓他最后買不起單,到時候,我看他一個窮逼找誰求救?!閉畔謇淅淶乃檔?。
  李凡并未得罪張曉峰,之所以遭到張曉峰的敵對,那是因為嫉妒。
  就好像你平時看不起的一個小癟三,突然發了一筆橫財,你肯定心里不平衡。
  “對,到了飯店我們拼命的吃,吃死他?!備呤に檔?。
  杜飛白了高勝一眼:“你又不是大胃王,就算你再能吃,能吃掉多少錢?”
  “那怎么辦?”高勝蹙眉,臉色有些著急。
  “吃不行,但咱們可以喝啊,盛世蓮花可是五星級酒店,那兒好酒多得是,隨隨便便一瓶茅臺五糧液,不就上千了嗎?”杜飛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狠毒:“今晚上,我們要讓李凡笑著進去,哭著出來?!?br />  第3章 幫助美女
  “陳凡,要不咱們別去盛世蓮花了,隨便校門口找個飯館對付一下得了?!敝苧鍶暗?。
  “是啊,沒必要去那么好的地方,隨便找個飯館,能替你省下不少錢呢,你用省下的錢給我買身衣服多好啊?!崩釹米約旱男廝爛牟淅罘駁母觳?。
  真軟,真舒服。
  李凡有點陶醉了。
  這三年來,李凡活的十分屌絲,也十分憋屈,所有的女生都知道李凡很窮,窮到靠給別人洗校服,端洗腳水為生,學校里的女生都對李凡避而遠之。
  沒想到有錢了之后,女人緣也有了。
  不過李凡并沒有被李曉曉的美色沖昏頭,他朝著李曉曉說道:“就算我省下錢,也沒理由給你買衣服吧,你又不是我女朋友?!?br />  李曉曉眼睛一轉:“笨蛋,你不追我,我怎么做你女朋友啊?!?br />  李凡不傻,看出了李曉曉的意圖。
  “先去吃飯吧,就去盛世蓮花?!崩罘殘α誦?,說道。
  張曉峰這時候走回教室,對著李凡喊道:“同學們都出發了,就等你們了?!?br />  “來了?!?br />  李曉曉挽著李凡的胳膊,走了出去,周揚猶豫幾秒,也跟了上去。
  隔著老遠夏露便看見了李凡,她皺起眉頭,問杜飛:“飛哥,你們這次聚會,李凡這個窮逼也跟著?”
  杜飛嗯了一聲。
  “你能不能跟曉峰說一聲,別讓這窮逼跟著,我看見他就惡心的吃不下飯?!畢穆端檔?。
  “那可不行?!倍歐梢×艘⊥?。
  “為什么?”
  “你誤會了,今天不是曉峰請客,而是李凡請?!倍歐珊咝σ簧骸笆遣皇敲幌氳?”
  “飛哥,別開玩笑了,就這種窮逼,連食堂都請不起,他能請那么多人去盛世蓮花?”夏露一臉的不相信。
  “這比運氣好,中彩票了?!備呤む潔熗艘瘓?,語氣十分不爽。
  “原來這樣,中了多少錢啊?”夏露有些忐忑的問道,她害怕聽到李凡中大獎。
  “就兩萬塊錢?!?br />  “兩萬?臥槽,這傻/逼中了兩萬塊錢,就敢請全班同學去盛世蓮花吃飯,真能嘚瑟啊?!畢穆兜筆本托α?,是那種鄙夷的笑。
  不過當李凡走近后,夏露的臉色有些發燙。
  當初夏露以為是張曉峰請客,所以才答應跟著,甚至還叫了自己的兩個閨蜜,劉巧巧和張倩。
  可到頭來卻是李凡請客,那自己還跟不跟著去?
  李凡看見了夏露,卻沒有說話,隨手打了一個車,他對著杜飛幾個人說道:“我先走一步,你們快點跟上?!?br />  “他什么意思,見面連個招呼都不打?”看著李凡打車離去,夏露有些惱羞成怒。
  “夏露,要不咱們別去了吧?這是他們班級聚會,我們又不是他們班的?!閉刨徽饈焙蛩檔?。
  劉巧巧也面露難色:“是啊,人家也沒邀請咱們,萬一咱仨跟著去了,被趕出來咋辦?”
  “他敢!”夏露原本也有些猶豫,但劉巧巧的話,卻一下子讓夏露有了去的決心。
  “我就不信他敢趕我們出來,除非他敢得罪我飛哥?!畢穆緞判穆目醋哦歐?。
  “上車吧,有我呢?!倍歐尚α誦?,按了下自己的寶馬車鑰匙。
  “剛才你們看到沒,那李曉曉挎著李凡的胳膊,很親昵的樣子?!庇腥慫盜艘瘓?。
  “我們又不眼瞎,能看不到嗎?這李曉曉可是出了名的吸血鬼,那個男人粘上她,兜里有多少錢都會被她榨干?!畢穆蹲獎β淼母奔菔蛔?,嘴角微微上揚。
  她知道,李凡嘚瑟不了多久。
  大約過了十分鐘,出租車師傅便停下了車子:“到了,十塊錢?!?br />  周揚伸手掏兜的功夫,李凡就已經扔給司機一張百元大鈔,說了一句:不用找了。
  “李凡,你不能這么大手大腳的花錢,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兩萬塊錢就沒了?!敝苧鋃宰爬罘部囁諂判牡慕逃?。
  “舍長,你別擔心,其實我不是中的兩萬,而是二十萬?!崩罘慚溝蛻羲檔?。
  而這句話,剛好被李曉曉給聽到。
  這一刻,李曉曉的心徹底被震撼了。
  二十萬?
  李曉曉看李凡的眼神,就像是看自己的白馬王子一樣。
  “同學們,別愣著了,進去吧?!崩罘部醋耪駒諉趴詰耐?,揮揮手說道。
  李凡從未來過這么高檔的酒店,進去的那一刻,他就傻住了。
  一進門便看到一個巨大的假山,豎在大廳的中央,特別的氣派。
  “那么多人?”
  看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盛世蓮花的服務員也傻住了。
  “請問,你們是一起的嗎?”服務員過來恭敬的問道。
  李凡點了下頭:“對,一起的,你給我們找個大點的包間?!?br />  “不好意思,先生,最大的包間已經被訂出去了,倒是還剩下幾個小包間?!狽裨貝徘敢饉檔?。
  “小包間也行,去安排吧?!崩罘菜檔?。
  雖然李凡穿著一身的地攤裝,但服務員的服務態度卻依舊彬彬有禮,沒有半點怠慢。
  當即,李凡掏出了兩百塊,遞給了他:“給,你的小費?!?br />  “謝謝老板,謝謝老板?!狽裨貝笙?,叫老板比叫親爹還親。
  “李凡,你也太大氣了吧,一出手就是二百小費?”班上的同學都被驚住了,畢竟服務員的工資才多少,在東海這個不入線的城市,頂多也就兩千一個月。
  “李凡,中個彩票也不容易,你別那么敗壞,萬一花光了咋整?”好心的同學開始勸李凡。
  “就是,就是,等會我們隨便吃點就行了,太浪費不好,咱們都是學生?!?br />  “沒事,大家不用跟我客氣?!崩罘駁故嗆斂輝諞?,他之所以那么大方,不僅僅因為他的卡里有一百多萬,而是因為他爺爺可是迪拜首富。
  上課的時候李凡查過了,迪拜的確有個叫李家成的,他的資產達到了上千億之多,如果那個李家成就是自己的爺爺,那剩下的日子里,只能拼命的花錢了。
  更何況,當了那么久的人下人,李凡也想試試當人上人是啥感覺。
  不得不說,花錢的感覺,十分爽。
  不多會兒那服務生跑了回來,把李凡叫到一個美女的跟前。
  “你好,小帥哥,我叫林青青,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我哥哥結婚,有三桌的客人沒來,也就是說啊,我哥哥今天多訂了三桌酒席,每桌酒席的標準是三千八百八十八,小帥哥能不能幫幫忙,接手一下?”
  “我給你打個折,五折,怎么樣?”林青青伸出五個手指頭。
  林青青五官十分耐看,今天她穿了一套黑色長裙,顯得很有氣質,李凡很想幫她這個忙,但如果標準低點,他或許就答應了。
  可一桌三千八百多,這一下子就要一萬多了,李凡覺得有點多了。
  “小帥哥,你放心,今天你幫我這個忙,我林青青記你一個人情,以后你在東海遇到啥麻煩,盡管來找我,這是我的手機號,你記一下?!繃智嗲嚶炙檔?。
  “那好吧?!崩罘才戮芫智嗲嘣獾獎ǜ?,便答應了下來。
  “不過....”
  “不過什么?”林青青皺了皺眉頭。
  “不過不用給我打折了,酒席該多少錢,我就付多少錢?!崩罘殘α誦?,說道。
  林青青聽完呆滯了一下,他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就問道:“小帥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原價接我的三桌酒席?”
  “對?!?br />  “哈哈,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林青青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叫李凡?!?br />  “好,李凡,我記住你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林青青的弟弟了,要是有人欺負你……”林青青笑道。
  就在林青青的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大廳里傳來了張曉峰的聲音。
  “李凡,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
  第4章 帝王包,真土豪
  “這比不會跑了吧?”
  “他要跑了,那我們怎么辦啊?豈不是白跑了一趟?”
  李凡和林青青才聊了一會兒,同學們便等不及了,他們還以為李凡跑路了呢。
  林青青也聽到了罵聲,她眉頭皺起,問道:“剛剛是不是有人罵你?”
  “我同學,跟我開玩笑呢?!崩罘參匏降乃檔?。
  “那行,要是你同學找你麻煩,你就給我打電話,看我怎么收拾他?!繃智嗲噙湃?,兇巴巴的說道。
  李凡這時也沒把林青青的話當回事兒,他只當花錢做好事兒了。
  回到大廳,張曉峰看見李凡就沖了上來,抓住他的領子,生氣道:“傻逼,你跑那去了,到處都找不到你?!?br />  “你慌什么,我訂餐去了?!崩罘舶琢蘇畔逡謊郟骸拔腋嶄斬┝巳辣曜??!?br />  “標準?多少錢的標準,不會是最低標準吧!”高勝擔心道。
  盛世蓮花最低的標準才幾百塊,三桌下來也就兩三千,高勝可不同意。
  “我說李凡,你好不容易請一次客,就不能敞亮一會兒?”
  “還有,咱們那么多人,三桌好像不夠吧?”
  “就是,太小氣了?!?br />  在高勝和張曉峰的鼓動下,大家又對李凡產生了鄙視。
  “能吃飽就行,咱們都是學生,還能吃龍蝦鮑魚不成?”周揚這個時候站了出來,為李凡說話。
  “再說了,盛世蓮花最低的標準,我知道也要七百多?!?br />  周揚家庭條件其實不比杜飛差,只不過他為人比較低調而已,像盛世蓮花這種地方,他沒少來,自然對消費也非常熟悉。
  “也行,總比吃食堂要好的多?!碧階畹捅曜家慘甙俁嗪?,同學們又滿足了起來。
  高勝帶著幾分嘲諷說道:“早知道我就不來了,最低標準有啥意思,還不如我平時吃的好呢?!?br />  杜飛更是另起爐灶,說道:“算了,別為難李凡了,他就中了兩萬塊錢,那舍得請你們吃啥大餐啊?!?br />  “而且咱們那么多同學,三桌肯定坐不下,要不我們幾個還是別湊這個熱鬧了,我去訂個一千八百八的標準餐,不用這窮逼請了?!倍歐衫瀋Φ?。
  杜飛這么做,明顯是打李凡的臉啊。
  幾個同學心里感嘆起來,這就是富二代啊,隨隨便便一頓飯,就頂他們父母一個月的工資了。
  杜飛伸手就把服務員招呼了過來:“給我找個大點的包間,順便跟你們后廚說一聲,給我們上一千八百八的標準?!?br />  “不好意思,大點的包間剛被這位小老板給訂走了,只剩下大廳的散桌了,您看成嗎?”服務員問道。
  “小老板?不過就是一個窮逼而已?!備呤ず哌甑?。
  杜飛也有些不悅:“把你們經理叫過來?!?br />  杜飛沒好氣的說道:“怎么當的服務員,一點眼力勁都沒有?!?br />  “難道你就看不出來,我和他誰比較尊貴一些嗎?他訂的最低標準,我訂的可是一千八百八的?!?br />  杜飛說完,那服務生臉色一懵,說道:“搞錯了吧?這位小老板訂的可是三千八百八的標準,是我們這最好的標準?!?br />  杜飛當場傻住了。
  高勝和張曉峰臉色也十分的難堪。
  “李凡,你什么意思,你訂了三千八百八的標準,為什么不早說?”杜飛冷著臉說道。
  “我也沒說自己訂的最低標準啊,是你們自己猜的罷了?!崩罘蔡?,十分無辜的說道:“難道這也怨我嗎?”
  杜飛臉色鐵青,他原本想打李凡的臉,卻沒想到反被李凡狠狠抽了一耳光。
  而且這一耳光,還挺狠的。
  當時班上的同學全都看起了杜飛的笑話。
  “我一句話都沒說,是你們一直以為我訂的最低標準?!崩罘菜檔?。
  李曉曉投來了崇拜的眼光:“凡哥,你真大方?!?br />  “三千八百八的標準,臥槽,這么貴的標準,我還從未吃過呢?!?br />  “別說你了,咱們同學有幾個吃過的,頂多也就是杜飛一個人?!?br />  “李凡也真是,吃頓飯就花掉了一萬多,他不過才中了兩萬塊而已?!?br />  雖然李凡請他們吃三千多一桌的大餐,但從心底里,同學們還是比較認可杜飛。
  畢竟,杜飛才是真正的富二代。
  而李凡,只是曇花一現罷了。
  服務員帶著大家去了包間,不出預料,三桌果然坐不下。
  “大家擠一擠?!敝苧鋦轄羲檔?。
  “擠什么擠,再怎么擠也坐不下,本來三個包間就只能坐三十六個人,咱們四五十個人呢?!倍歐擅緩悶乃檔?。
  高勝趕緊附和:“反正李凡又不差錢,咱開一個不就是?”
  “只剩一個帝王包了,不過最低消費要八千八才行?!狽裨繃成行┺限蔚乃檔?。
  “八千八怎么了,你覺得李凡消費不起嗎?”張曉峰看著李凡,玩味的笑著。
  李凡又不傻,他當然看出了張曉峰等人的心思,這幾個人,無非就是想狠狠宰自己一頓罷了,最好把他的錢給一下子都花光。
  不過他們并不知道,李凡的爺爺可是迪拜首富,壓根不在乎一頓飯錢。
  于是,李凡平靜的看著服務員,笑了笑:“開帝王包吧?!?br />  這一刻,屋子里的同學都炸了,爭著喊著要去帝王包,包括夏露跟她的閨蜜,原本都坐好了,現在卻重新起身,準備換帝王包去吃。
  “露露,我們也去?!閉刨凰檔?。
  夏露等人跟在杜飛的身后,可到了帝王包的門口時,李凡卻突然看向夏露幾個人:“你們不是我們班上的吧?”
  “對,她們都是隔壁班的?!崩釹檔?。
  “李凡,你啥意思,有錢了裝不認識是不是?”張倩有些生氣了。
  “上初中那會兒咱們幾個天天在一起玩,難道你都忘了?”劉巧巧也皺起了眉頭。
  尤其是夏露,被李凡那么盯著,她竟有點害怕。
  不得不說,李凡看夏露的眼神,有些凌厲了。
  “你們倆可以進,但她不可以?!崩罘倉缸畔穆?,搖了搖頭。
  “李凡,夏露可是我們飛哥的女朋友?!閉畔謇淅淶目醋爬罘?。
  “但她不是我們同學?!崩罘菜檔潰骸岸椅乙裁謊胨??!?br />  夏露臉色微燙,有些下不來臺,杜飛也有些生氣,李凡這樣做,分明是不給他面子。
  高勝開口臭罵道:“小比崽子,不要以為中了幾萬塊彩票就牛逼了,跟我們飛哥比起來,你狗幾把都不算?!?br />  “夏露是我們的大嫂,你再敢跟她這樣說話,小心我弄死你?!閉畔逯苯油?。
  “既然是我請客,那我想請誰就請誰,你們要是再這樣,我連你們一起趕走?!崩罘蠶衷謨星?,也不再害怕張曉峰他們了。
  “我看你是找死!”張曉峰攥起了拳頭,即將動手。
  高勝也趕緊來到張曉峰的跟前,準備兩人圍毆李凡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青青正好路過,她過來一把摟住了李凡的脖子:“小凡弟弟,我們又見面了?!?br />  林青青一身的酒氣,一看就是喝多了,她整個人趴在了李凡的身上,倆人十分曖昧。
  林青青的身后,跟著好幾個社會人,這可嚇壞了高勝和張曉峰倆人。
  “不行了,姐要吐了,一會兒再回來找你?!繃智嗲嗵房戳艘謊郟骸拔圓?,帝王包,小凡弟弟,你可真是土豪啊!”
  林青青說完就推開了李凡,朝著廁所的方向跑去。
  杜飛看到這一切后,便拉回了張曉峰和高勝,并對著李凡說道:“不如這樣,你讓我女朋友進去,帝王包的費用,咱倆AA怎么樣?”
  第5章 不差錢
  李凡嘿嘿笑了笑,說:“那行,咱倆AA?!?br />  “既然AA了,那我可不可以點兩只澳洲大龍蝦,我聽說盛世蓮花剛到一批澳洲大龍蝦,挺新鮮的?!倍歐晌實?。
  “行啊,不過咱們那么多人,兩只哪夠啊?要不來十只吧?!崩罘埠榔乃檔?。
  杜飛臉色微微一變,半天沒有說話。
  “怎么,吃不起?”李凡一臉嘲諷的看著杜飛。
  “李凡,你別裝了行不行,你知道一只澳洲大龍蝦多少錢嘛?”杜飛有些無語了。
  現在李凡真的懶得去問價格,身為迪拜首富的孫子,不應該想吃什么點什么嗎?
  但他還是配合杜飛問道:“多少錢一只?”
  “一千多一只?!倍歐傷檔?。
  “那十只豈不是要一萬多?”李曉曉吃驚的捂住了嘴巴。
  “十只龍蝦就要一萬多了,難道我們今晚上只吃龍蝦?”杜飛哼聲冷笑。
  杜飛原以為李凡了解龍蝦的價格后會膽怯,卻沒想到李凡大手一揮,對著服務員說道:“先來十只澳洲大龍蝦?!?br />  “好的,您還需要點其他的嗎?”服務員把菜單遞給了李凡。
  李凡雙手接過,看了一眼杜飛的臉色:“飛哥,要不你先點?”
  杜飛搖了搖頭,說道:“你點吧,我去衛生間洗個手,一會兒就回來?!?br />  杜飛出去的時候,給高勝和張曉峰使了使眼色,把他倆也叫了出去。
  “李凡,別點了,十只龍蝦就夠吃了?!敝苧鎘行┬奶鄣乃檔?。
  “沒事,我點些我愛吃的?!崩罘卜瞬說?,掃了一遍。
  “清炒土豆絲,西紅柿炒雞蛋,家常豆腐,拍黃瓜......”李凡還沒念完便被夏露給打斷了。
  “真是屌絲,來到五星級大酒店就吃這些?!畢穆鄂久妓檔?。
  “這都是一些家常菜,能不能點些其他的?”
  “全是素,起碼來點葷菜吧?!?br />  劉巧巧和張倩也對李凡開始了挖苦。
  “素的怎么了,素的有營養,現在越有錢人越吃素,懂不懂啊你們?!崩罘裁凰禱?,倒是李曉曉站出來為他打抱不平。
  “李曉曉,你還真是什么都吃得下,李凡這種窮屌絲你也肯要啊?!?br />  “你看看那窮逼手上的繭子,都能當鞋刷子了,你讓他摸一下臉,能給你摸毀容?!?br />  “那可不一定,曉曉這臉厚著呢,比城墻都厚?!?br />  李曉曉一個人,自然不是她們三個女人的對手,不過她也不生氣,反而挑釁的說道:“毀容我也愿意?!?br />  說著,李曉曉還把李凡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但很快李凡就縮回了手。
  這么多年沒碰過女人,李凡剛才不僅有些緊張,還有些害怕,畢竟包間那么多同學呢。
  “李曉曉,李凡好像瞧不上你啊!”
  “哎,跟露露一比,你也太可悲了,前陣子你拼命倒貼杜飛,最后杜飛卻成了露露的男朋友,現在又追李凡,你不知道他是露露的前男友嗎?”張倩看著李曉曉,哼著聲音說道。
  “張倩,別胡說,我和李凡以前也只是普通朋友?!畢穆鍍睬宓?。
  剛才李凡縮回手的動作,太讓李曉曉丟臉了。
  李曉曉氣夏露,更氣李凡,她都主動把李凡的手放自己腰上了,你還抽回去?
  李曉曉快氣死了,多少人想沾她便宜她都躲著,如今自己主動送上門,卻被拒絕了。
  這時候,杜飛他們回來了。
  高勝和張曉峰的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李凡猜測,他們這次出去,肯定沒干好事兒。
  “我看看都點了些什么!”杜飛拿過服務員手上的本子,看了一眼。
  “清炒土豆絲,西紅柿炒雞蛋,家常豆腐,拍黃瓜.....哈哈,我真的要被笑死了?!倍歐晌孀哦親?,笑個不停。
  “李凡,你可真有才,開了帝王包就吃這些。?!?br />  “飛哥,我看他是沒錢了?!閉畔搴吡艘簧?。
  “一個硬菜也沒有,這哪行,菜單給我,我再點兩個?!備呤げ宦乃檔?。
  高勝伸手要起了菜單,李凡卻說道:“不用點了?!?br />  “為啥不用點?你點的那些素菜,給我家喂狗我家狗都嫌差?!?br />  “就是,快把菜單拿過來,我們點吧?!畢穆逗呱檔?。
  李凡依舊搖搖頭:“沒這個必要?!?br />  “李凡,什么叫沒這個必要,你以為我們跟你一樣,只吃素嘛?”張曉峰冷著聲音,伸手過來搶奪李凡手里的菜單。
  菜單被奪過去之后,李凡平靜的看著服務員,笑道:“剛剛我說的,是不要的?!?br />  “小老板,剛剛的清炒土豆絲什么的,都不要了嗎?”服務員小心的問道。
  “對,菜單上寫的,你全給我來一份,除了剛剛我說的那幾樣青菜?!崩罘參⑽⒁恍?,說道。
  “全部來一份?”服務員吞了吞口水,有些被驚到了,他做服務員那么多年,還第一次遇到這么霸氣點菜的。
  “李凡,你搞什么鬼?!”杜飛震怒了。
  十只澳洲大龍蝦就一萬多,菜單上的菜譜全來一遍,恐怕又得一萬多。
  “菜單上,除了清炒土豆絲,西紅柿炒雞蛋,家常豆腐,拍黃瓜之外,我這輩子都沒吃過,所以,我想嘗一嘗,不行嗎?”李凡笑著說道。
  “行是行,那你也沒必要一下子點那么多,點那么多,你吃的完嗎?”劉巧巧幾個人的臉色都很復雜。
  剛剛她們還嘲笑李凡點菜摳門,可如今....她們倒有點被李凡的土豪之氣給鎮住了。
  除了杜飛之外,大多數人都沒啥意見。
  “以前皇帝用膳也上百道菜,也沒見他吃多少?!崩罘菜檔?。
  “就你這逼,也敢跟古代的皇上比?!?br />  “我說李凡,你就中了兩萬塊錢,真打算一頓飯就花光啊?!?br />  “就是,你就不想想以后嗎?這兩萬塊錢花光了咋整?!庇腥誦ψ盼實?。
  “還能咋整,跟以前一樣唄,給我們洗衣服,跑腿,外加端洗腳水?!備呤ぜバΦ?。
  李凡沒有理會高勝,而是看著杜飛:“飛哥,這頓飯是咱倆AA,剛剛我點那么多菜,你沒啥問題吧?”
  “飛哥家里可是搞房地產的,身價上億,我勸你還是多擔心一下你自己吧?!畢穆端檔?。
  杜飛雖然心疼的要命,但還是死撐著笑道:“我是沒啥問題,我怕你有問題?!?br />  “那服務員上菜吧?!逼邢?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文學] 回復數字269,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李凡點了下頭,那服務員剛要出門,張曉峰卻攔住了他。
  “俗話說好酒配好菜,既然李凡同學點了那么多好菜,咱們不能光吃吧?”張曉峰說道。
  高勝立馬附和:“對,我們得喝點啊,慶祝一下李凡同學中大獎?!?br />  杜飛的臉抽了一下。
  “好?!?br />  李凡點頭說道:“那這樣吧,我們男生呢,就喝茅臺,女生喝點什么?”
  “我們不喝白酒,倒是紅酒可以考慮?!畢穆端檔?。
  李凡把菜單給了夏露他們:“紅酒我沒喝過,你們點吧?!?br />  “隨便點?”夏露看了看李凡。
  “對啊,我是無所謂,不過我建議啊,越貴的越好?!崩罘埠咝Φ?。
  “我就怕飛哥有意見,畢竟是我倆一起買單?!?br />  “你看不起誰呢?”杜飛一拍桌子,他忍了李凡很久了,可李凡三番五次挑釁他。
  “露露,就點最貴的紅酒!”杜飛咬了咬牙,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文學] 回復數字269,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豁出去了?!白罟蟮暮煬?,好像要一萬八千八?!畢穆犢醋挪說ド系募鄹?,竟有些被嚇到了。聽到價格,杜飛的臉直接僵住了。
  李凡卻說道:“來兩瓶吧?!?br />  杜飛看著李凡,眼睛要噴火了:“你是不是沒聽清楚,一瓶紅酒就要一萬八千八,你確定要兩瓶?”
  李凡皺了皺眉頭:“是啊,四個女生,兩瓶好像不夠啊,來四瓶吧,一人一瓶,今晚大家不醉不歸?!?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