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腾讯qq游戏五子棋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我的催眠日志
我的催眠日志
第一周,星期一


  畢教授要我開始寫日志,他還沒有同意我參與這個實驗,只是先要求我紀錄一些事情,我想我會盡我的能力寫一份最精細的日志,如果他看到我是多么的用心在完成這本日志,我被選擇的機會一定會大大提高的,雖然他說這本日志是完全私人的,但無所謂,我會認真的寫下我的想法、感覺和情緒,就像他要求的一樣。


  今天我花了兩個多小時做了很多測試,畢教授先用一些話使我放松來開始,「你并不知道我在探索的東西,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壓力,不需要思考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顧ψ耪餉炊暈宜?,我也對他微笑著,并點點頭表示了解。


  在我學習的過程中,我已經習慣了大部分的測試,當然還是有幾個測試和平常很不一樣,他要我填寫一份人格特質測驗,我花了大約二十分鐘完成,畢教授一直在旁邊看著我,這讓我有點緊張,但是他一直對我說只要放輕松就好,他的聲音聽來讓人覺得很舒服。


  還有一個測試是讓我在各種不同的狀況下穿越一個簡單的平衡木,不同的燈光數量、還有不同的背景音樂、他說一些不一樣的話,絕大多數的次數我都很輕松的走了過去,只有幾次我感到很危險,幾乎快跌了下來,還有他讓我將一些豆子放進牛奶瓶里,有時候我可以看著,有時候他要我閉上眼睛,真是奇怪。


  當然有一些標準的智力測驗,包括算數、邏輯、空間概念和記憶力等等的,還有幾個心里人格測驗,像是主題統覺測驗和羅氏墨跡測驗。


  最后他用兩個感受性測試作為結束,他再次提醒我我并不知道實驗的目的,所以我只需要放輕松,完全不用去考慮實驗的結果,他要我將手放在桌上,然后不斷的對我建議我的手變的愈來愈輕,他告訴我我不需要嘗試著控制它,只要很輕松的讓手自己慢慢升起來,那感覺很奇特,我真的能感覺到手變的愈來愈輕,然后看著手慢慢抬了起來,當我的手完全舉到空中后,他又告訴我我無法將手放下,那立刻就生效了,無論我無如何努力,我的手還是在空中動也不動,如果他沒有對我建議我的手恢復了正常,我可能現在還坐在那里舉著雙手。


  另一個感受性測試,他讓我背對他站著,然后對我建議有一股力量不段的將我向后拉,我真的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然后向后倒下讓他將我接住,他又要我面對著他再來一次,那感覺真的很奇怪,我很清楚的看到他什么也沒做,但是那股力量卻很明顯的將我向前推,最后我倒向了他的懷中,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他看來若無其事的。


  第一周,星期三


  今天我在心里系的大樓里遇到了畢教授,他微笑的告訴我,我的測試結果非常符合他的要求,假如我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立刻得到這份工作,他還對說,選擇我的原因不只是這樣,還因為我的課程修的相當不錯,加上上課時表現智慧和好奇心,我當然很高興聽到這種讚美,我甚至感到臉頰紅了起來,他還告訴我,我看來比平常的大學生更加的成熟和負責,這都是讓他認為我是最好的人選的原因,我告訴他事實上我比大部分的學生都大了兩、三歲,因為我在中學畢業后曾經工作了年。


  然后我說我接受了這份工作,畢竟,我很需要錢,而且這個經驗對能力推薦有很大的幫助,假如我想要讀研究所的話,我就更需要這個工作,但是他打斷了我的話,他告訴我我應該在決定前先了解更多有關這個實驗的事情和我必須扮演的角色,然后他要我星期五到他的辦公室去。


  我當然同意了,對這個實驗的內容我也相當的好奇,但是他從來沒有對我吐露一點線索,我想在他主動說出來之前,我也只好忍耐了。


  第一周,星期五


  今天下午我來見了畢教授,他向我大概敘述著他的實驗,他說他正在研究記憶和各種心理學上的現象的關系,如果我同意的話,我就是他的實驗主題,他說他不能告訴我太多有關這個實驗的細節,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實驗的結果,我點點頭表示了解。


  他繼續告訴我我們每個禮拜必須有三天、每天兩小時的兩人單獨會面,至少需要兩個學期,而他還希望我每個星期至少花四個小時來繼續這本日志。


  他說他會教我催眠,而在大部分的會面中,我都會被催眠,然后他問我有沒有什么疑問,當然我心中有一百萬個問題,我先問了一個,在我被催眠時他會對我做什么?他說他不能告訴我,只是向我保證絕不會對我有不良的影響,而且在實驗的過程中假如有任何讓我感到不舒服的事,我隨時可以選擇退出。


  我又問了一些問題,他會給我一些后催眠暗示嗎?他說就算有,也不會對離開實驗室后的我有影響,我會記得被催眠時發生的事嗎?他說有時候會,有時候不會,因為這個實驗就是和記憶有關的,他會改變我過去的記憶嗎?他微笑著,告訴我他會非常注意不會讓我受到任何傷害,他用他迷人而溫柔的嗓音說著,這讓我感到安心了許多。


  他說我可以利用這個周末好好的思考愿不愿意加入這個實驗,并且在星期一告訴他答桉,老實說,我對于是否接受有一點猶豫,我從未被催眠過,這讓我很緊張,我擔心自己會說或是做一些難堪的事,但我又想到,畢教授是一個很有威望的研究者,不會有問題的,一個周末的時間可能又會讓我動搖,我告訴他我已經準備好答應了,他對我溫柔的笑著,告訴我我們在星期一開始。


  第一周,星期六


  畢教授要我用這個周末的時間在日志里寫一些有關于自己的事,他要我寫的就像對一個陌生人介紹自己一樣,描述我的興趣、我的個性,甚至是一些情史和曾經經歷過的事,他再次強調著不會有人看這本日志,但他希望我仍然要認真的寫好它,我會努力的。


  我叫做凱蒂,維諾大學的學生,主修英文和心理學,既然這是我私人的紀錄,我想我不需要用任何謙虛的字眼,我很美麗而且聰明,在中學時我是我們班上的畢業生代表,而現在在大學里,我的成績每學期都是名列前矛,當然這些不是偶然的,我想我有很足夠的意志力和天生的智慧,任何事只要我決定要做好就會非常成功。


  而外表,我也相當的有魅力,我的身高和體型都是平均的水準,我有著潔凈無暇的皮膚、形狀完美的鼻子,還有豐滿的嘴唇,那讓我笑起來很可愛,生氣的時候也很迷人,我的頭發很長,一直到我的臀部,柔軟、筆直而且閃亮的紅棕色頭發,我通常都不會將它綁起來,我的頭發是我最亮眼的特色,事實上我對此相當的自豪,我的頭發和我淺白色的皮膚、大而明亮的綠色眼珠形成了相當美麗的對比。


  我的身材也很不錯,我有相當纖細的腰身,臀形也很完美,我的胸部并不大,但是相當的漂亮而堅挺,我唯一不滿意的是我的腳有點大,男人們看到我都會很自然的被我吸引,雖然我知道大多數都只是生理上的,但是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擁有這樣的魅力呢,我非常的有自信,我認識我自己,我知道我是誰,我很高興我身為我,我想有著很多女人都似乎缺乏的一個特質:慶幸自己身為女人而且為自己身為女人而快樂,我不諱言,我喜歡性,我很親切而外向,而且你會發現我還有點謙虛。


  不要以為我是個騷貨,事實上,在我二十三年的人生中,我只有過三個情人,好吧,是四個,假如杰夫也加進去的話,但那只是因為酒精作祟和我心情不好的關系而犯下的一個錯誤,不會有第二次了,我很高興我們還是朋友,現在我和三個男人在約會,但是他們都不是認真的,而且他們也都認識彼此。


  還有什么?對了,我喜歡打網球,還有我是一個業馀的攝影師,平時我還學一點舞蹈,我比我大部分的同學都大上幾歲,因為我在中學畢業后工作了三年,一方面是為了錢,一方面也是為了多點社會經驗,目前我計畫在明年畢業后繼續讀心里研究所,但是還并不是很確定。


  回頭看看我剛剛寫的,我好像是個完美小姐,事實上我有很多缺點,我的脾氣不好,性子太急,之前的幾段愛情讓我受了很重的傷,也許是因為這樣,有時候我會莫名的感到憂郁,覺得一切都不對勁,但還好,我總能讓自己恢復,而且盡量讓自己不要再如此。


  好的,我想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了,蜜莉在叫我了,到了玩樂的時間了!


  第二周,星期一


  今天晚上是我和畢教授第一次的催眠會面,為了給他一個好印象,我比約好的時間還早到了不少,我在他辦公室旁的休息室等了幾分鐘后,畢教授要我進去他的辦公室,那是一間很讓人喜愛的辦公室,很多的書、一些植物、一張小沙發、一個皮制臥椅,還有一張木制的辦公桌,畢教授扶在桌子的邊緣站著,并示意我坐在那張臥椅上,然后我就坐了下來,那椅子讓我感到很舒適。


  但我還是相當的緊張,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畢教授先和我閑聊了一會,我知道他是想讓我感到安心點,而且他真的做到了,他是一個很好的人,而且他有著溫柔而令人慰藉的嗓音,和他談話讓我感到輕松了不少,在我們談論完學校的事后,他問我對于催眠還有什么疑問,我想我心中有一百萬個疑問,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問什么,「那我們開始吧?!顧米拍塹統戀納羲底?。


  他將臥椅的椅背放低了一些,然后要我輕松的靠在椅背上,突然辦公室內的燈光變的昏暗,然后有一些小小的亮點出現在天花板上,我必須將脖子再伸長一點才能看清楚它,但是畢教授要我不要移動自己的頭,只能移動眼睛讓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亮點上,我發現我很輕松就做到了,雖然我的眼睛已經撐到最上面了。


  他開始用那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對我說話,他告訴我他將幫我放松,他要求我不要閉上眼睛,即使我感到非常的疲倦,一直到他要求我閉上為止,當他這么對我說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這樣往上看著亮點讓我非常的疲倦,他繼續重複著說著我必須睜開眼睛,不管我的眼皮有多重,「好的?!刮葉運?,他告訴我不需要對他說任何話,我只要點點頭表示同意,無論他是給我建議或是問我問題。


  他開始說著我感到多么的放松,感到多么的疲倦,我真的覺得很累,我感到自己幾乎快陷入了椅子里,我覺得非常的松弛,他的聲音似乎愈來愈遠,那種撐著眼睛的感覺愈來愈明顯,我覺得眼皮好重,我好想閉上眼睛,我發現自己現在非??釋夢冶丈涎劬?,但是他要我等待,我只好這么做。


  他的聲音讓我感到很疲倦,他繼續不斷的說著,說著我有多么疲倦、我感到非常的放松、我的眼皮非常沉重,那好真實,我真的感到非常的疲倦而沉重,我覺得眼睛快燒了起來,我不斷眨著眼,現在我很勉強才能看到那些亮點,當我愈努力的想看清那些亮點,想閉上眼睛的感覺就愈來愈迫切,這是我現在唯一能想的事情,我已經無法注意他到底說了些什么,我只注意到我的眼睛多么的疲倦,我在心里吶喊,「拜託,只要讓我閉上眼睛,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棺詈?,我聽到他的聲音說著,「現在閉上眼睛,凱蒂,進入深沉的催眠?!灌?,太好了,那感覺相當的美好,我立刻閉上了眼睛,覺得非常非常的輕松,他要我是著睜開眼睛,我不要,我的眼睛那么的疲倦、那么沉重,我只想讓眼睛這樣閉著,他要我更努力的嘗試睜開雙眼,然后我開始試著,但是我忘了怎么睜開眼睛,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往上皺緊眉頭,那感覺就好像我弄丟了睜開眼睛的開關,我知道我無法睜開眼睛,無論我多么努力的嘗試,當他告訴我不必再嘗試的時候,我輕松的吐了一口氣并感到更加的放松。


  再之后,記憶變的很模煳,我記得他要我想像走下了一些階梯,然后躺到一張很舒服的床上,我想他對我說了很長時間的一段話,我有一些很朦朧的記憶是回答他的問題,但是我不知道他問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回答了什么,我覺得好像在云端里漂著,沒有什么要擔心的事,一切都那樣的美好。


  下一個我記得的事情,是我聽到他的聲音,「……四……五?!?,然后我張開了眼睛,在那一瞬間,我還有點朦朧的感覺,我在哪里?發生什么事?然后我才想起來,我在畢教授的辦公室里,他催眠了我,至少我認為他有,他有嗎?我不確定。


  「催眠成功了嗎?」我問,他點點頭并微笑著,「你的配合度非常的高,凱蒂,現在我留給你的建議只有愉快并充滿精神,假如你對自己是否被催眠還有所懷疑的話,可以看看時間?!刮銥戳搜矍繳系氖敝?,已經九點了,我七點中就到這里了,兩個小時!它們跑到哪去了?我明明覺得在這里還不到十五分鐘。


  我什么也想不到,但我不是很擔心,我不需要想起任何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的愉快,我有了一次很美好的體驗而且拿到了一些酬勞,在我們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后,我離開了他的辦公室,感覺還輕飄飄的,好像喝了酒一樣。


  第二周,星期三


  現在我已經知道會面大概是怎么回事了,我還相當期待今天的會面,畢教授告訴我他會在接下來的會面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催眠我,那聽起來很有趣,今天他在辦公桌上放著一個畫著螺旋的圓盤,我坐在臥椅上,可以很輕松的看見它。


  很快的他讓那個螺旋旋轉,我開始覺得自己被拉向了漩渦的中心,畢教授開始對我說話,但是我只注意著那個漩渦,我感到自己深深的陷入了它,螺旋不是在我的面前,而是完全包圍著我,那是最奇怪的感覺,我覺得自己不斷陷入、不斷陷入、不斷陷入。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畢教授叫我閉上眼睛,我做了,但是我仍然看的見那個漩渦!那感覺太怪異了!我知道我被催眠了,我能夠感受的到,我覺得自己仍凝視著螺旋,并被拉入更深更深的催眠。


  我開始注意到閉教授的聲音,他告訴我我將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在那里我非常的輕松,在那里我會回應他的話,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聲音在我頭腦里,我可以很容易的聽清楚,而且我想要更多,他的聲音帶我進入更深的催眠,我想要被催眠,那感覺是如此的美好。


  他告訴我這一次我醒來后將會記得全部的事情,而且我會很喜歡被催眠時的回憶,那聽起來很好。


  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加深我的催眠狀態,他讓我想像自己躺在草坪上,看著樹上的葉子隨風飄逸,他一次又一次的引導我將注意力集中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然后讓它完全的放松,在他讓我的頭腦放松后,我覺得自己就像溶化的果凍一樣,一種不可思議的輕松。


  他告訴我每一次他催眠我,我都會進入更深的狀態,感到更加的放松、更加容易回應他的要求,我很難想像自己還能夠比現在更放松,但是如果可以,我會非常的高興。


  他繼續對我說要我注意到自己有多么的喜歡他的聲音,我多么的想聽到它,多么想回應它,這完全就是我現在的心情的寫照,他的聲音如此的溫暖而平穩,我可以一直聽著它,幾個小時都無所謂,而他告訴我的每件事都那么的有意義,都是正確的。


  我這么想,他一定是在給我一些催眠建議,但是感覺又不像,我以為催眠建議應該是一些你不想去做的事,但又因為某些原因,讓你覺得不得不去做它,催眠師有一種很奇怪的魔力,而你完全沒有選擇,對嗎?而現在的感覺完全不是這么回事,他只是在告訴我我正在想的事情,就好像在說他同意我的想法并要我再繼續下去。


  他告訴我他要做一些測驗來測試我被催眠的深度,而我也可以知道自己進入了多深的催眠狀態,聽起來很有趣,他要我繼續閉著眼睛,然后建議我當我想張開眼睛時,它們會變的更加的沉重,而我無法張開雙眼,他是對的,他講的話都會變成具體的事實,無論我怎么努力,我的眼睛連一條縫也張不開,當他告訴我我的眼睛可以睜開了,他們又立刻打開,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接著他又建議我我的手臂變的僵硬而筆直,而我無法移動它,我感覺到我的手臂變成了一塊木板,我甚至能看見它,我根本就不可能將它彎曲,他從一數到了五,將我從催眠狀態中喚醒,但是我非常訝異,我的手臂仍然無法移動,毫無疑問的,我已經完全清醒了,但是我的手臂仍然像一塊木板一樣,他告訴我當他彈了一下手指后,我的手臂會變的柔軟而無力,而當我的手碰到屁股后,我會進入比剛剛更深的催眠,他彈了一下手指,然后我的手立刻變的無力,哇!我進入了更深的催眠狀態了,我不敢相信我竟然這么迅速的回應他的建議。


  我想著現在的我是那么的愉快,而這只是我第二次被催眠,再過幾個禮拜后我會放松到什么程度,他似乎也了解到我很深的被催眠著,他向我保證他會教我進入更深的催眠,而且幫助我愈來愈喜歡它,我現在仍不敢相信,我竟然能拿到錢然后來體會這種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覺。


  當我醒來后看到了時鐘,整整過了兩個小時,我還是嚇了一跳,時間也過的快的太過分了!這次我記得所有的事情(至少我覺得我記得?。?,但是我還是覺得意猶未盡,就像你去看一部你很喜歡的電影,你永遠不希望它結束,我幾乎等不及下一次的會面!


  第二周,星期六


  昨天我和畢教授做了第三次的催眠會面,我很想知道我有沒有告訴他我是多么的渴望這個會面,但是我想他一定知道,我多么的想沖進他的辦公室。


  他用一個水晶吊飾來催眠我,他讓我坐在臥椅上并輕松的靠著,然后拿出了一顆很漂亮的水晶吊飾,他將水晶放在我的眼前,然后開始旋轉它,告訴我將注意力集中在水晶上,這顆水晶反射了房間內的燈光,相當的漂亮而迷人,我很自然的就被它吸引了。


  而幾乎是立刻,在他還沒有說話之前,我就覺得眼皮愈來愈重,覺得好想閉上眼睛,他一定注意到了,因為他告訴我這次我不需要任何許可,只要我覺得眼皮很沉重,我就可以閉上眼睛,我立刻閉上了眼睛,心里充滿了感謝。


  這是我記得的最后一件事情,然后我聽到他的聲音說,「五?!溝蔽倚牙春?,我只覺得感覺非常的美好,我覺得很輕松,但又充滿了精神,我喜歡被催眠的感覺!那是多么愉快!我有時會想知道被催眠時究竟發生了什么,但那并不會使我困擾,我不需要記得,畢教授是一個好人,我可以完全信任他,我只希望他在我們每次見面時都能催眠我。


  第三周,星期一


  今天畢教授用一個懷錶催眠我,他有一只很漂亮的金黃色懷錶,懸在一條金色的鏈子上,看來相當的老舊,在我觀察它的時候,他對我說這只懷錶是它的祖父的,他笑了笑并對我說他很喜歡用這個懷錶來催眠,因為這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催眠法。


  「當我用這個懷錶深深的催眠你后,你會做什么?」他故意用一種很奇怪的口音幽默的說著。


  「我將會無法抵抗并完全的服從你?!刮銥嫘Φ撓米糯咼吲サ囊艫骰卮?,當我這么說的時候,我感到有一點小小的興奮,那種經驗也許會很有趣,我想像著感覺完全的順從會是怎么樣的感覺?


  無論如何,我還是很喜歡被催眠的感覺,他將懷錶放在我面前并且開始左右搖晃著,就像卡通演的那樣,我的眼神立刻被懷錶吸引住了,除了跟著它左右晃動之外我什么也不能做,當我凝視著懷錶時,他將它拿的愈來愈高,我的眼神也跟著它往上,但是我的脖子完全無法移動,我的眼神努力的跟著懷錶,我想要看著它,但是那是如此的困難,我的眼睛快燒了起來,它們是那么的疲倦而沉重。


  我想我最后有閉上眼睛,因為我下一件記得的事就是在催眠結束后我張開了雙眼,當我醒來后,我還和畢教授聊了一會兒才離開,他是那樣的吸引我,我不確定我以前是不是有注意到。


  第三周,星期四


  昨天,畢教授叫我凝視著他的眼睛來催眠我,這是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最好的一種方法,畢教授為我準備了一個特殊的躺椅,要我坐在上面,然后他拿下了他的眼鏡,他有一雙褐色而深邃迷人的眼睛,我感到自己深深陷了進去,就像在看螺旋的感覺一樣,甚至比螺旋更加的包圍著我,而且很奇怪的,每一次我被畢教授催眠,都是覺得眼睛很疲倦根本無法睜開,而這一次,我很輕松而自然的一直睜著雙眼,我只是不斷的凝視著畢教授的眼睛,感覺自己不斷不斷的陷入。


  過了一會兒,他問我他能不能接觸我,當然可以,我一點也不在意,然后他用手指輕觸著我兩個太陽穴,然后溫柔的搓揉著,這讓我感到慰藉而放松,他的眼睛變的愈來愈大,我唯一想做的事只有繼續凝視著它們,接著他的手指滑到了我的眉頭繼續撫摸著,然后慢慢向下沿著我的臉一直滑過我的下巴,再回到我的太陽穴,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做著,這種感覺讓我覺得全身的壓力都從身體蒸發消失了,我覺得好愉快、好輕松,我記得我那時在想我愿意做任何事讓這種感覺一直延續下去。


  我感覺自己輕飄飄的,好像在做一場最美麗的夢,當然,他不斷對我說著話,告訴我我有多么的輕松,我多么容易接受建議,所以我可以到更深更深的境界去而且我喜歡它,我喜歡他的聲音,我想集中精神的聽著,但過了一會兒,這對我而言也變的相當的困難,我覺得自己不斷漂浮著,所有的感覺和思想都變的渾沌不清。


  我突然想著我好喜歡他給我的建議,如果他建議我去做一些事情的話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讓我改變平常的言行舉止、改變我的想法,我無法專心的去想任何一件事情,只是這些想法在我腦海里跑來跑去,偶爾我會突然回到現實,然后發現畢教授仍然在按摩著我的太陽穴,繼續用他那低沉的聲音對我說話,而無論我多么想清楚的聽清楚他的話,我仍然會繼續溷亂的想著各種事情,我想要進入更深的催眠并接受更多更深的催眠建議。


  我覺得我好像閉上了眼睛,但是我不確定,我只是好像在作夢一樣,想到接受催眠建議時讓我感到有點興奮,然后當他叫醒我后,我只是覺得溫暖并充滿了精神。


  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晚上我要換睡衣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穿內褲,我非常確定我早上有穿的,我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我又覺得并不需要擔心,我不需要記得。


  第三周,星期五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雖然今天我還沒有開始和畢教授的見面,但我還是想把這件事情寫進我的日志里來,畢教授曾告訴我,要我寫下發生在我身上所有不尋常的事,即使那看起來和實驗并無關聯,而且這個夢似乎有那么一點關聯,好吧,其實也沒什么,只是畢教授出現在我的夢里.


  在夢里,畢教授和我在一家餐廳里吃著晚餐,他告訴我注意著桌上的蠟燭,然后開始對我說著看著火焰我會感到多么的放松,他不斷說著,我也變的愈來愈放松,這時我才意識到他在催眠我,我對他笑了一下,然后就閉上了眼睛,感覺相當的美好,過了一會,他要我睜開眼睛,但是繼續留在催眠狀態里,在公共場所里被催眠讓我覺得很怪異,我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無論如何,我還是喜歡被催眠的感覺。


  他要我到洗手間去,脫去自己的胸罩和內褲,然后回到這個座位,很好玩的,我正覺得穿著內衣褲很不舒服,所以當他對我這么建議的時候,他只是說出我正想要做的事而已。


  我就這樣脫去了內衣褲然后走出了洗手間,我覺得餐廳里的每一雙眼睛都看著我,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覺到上衣的質感摩擦著我的乳頭,它們的感覺那么的緊繃而敏感,我感到自己非常的渴望,當我坐下時,我甚至感到大腿間滲出一鼓濕氣,然后我的視線又被畢教授的眼睛給定住了。


  他撫摸著我的小腿,然后慢慢往上伸進了裙子,我只覺得自己陷入了更深更深的催眠,當他的手指撥弄著我的陰唇,我能感到自己的呼吸愈來愈及急促,我很清楚現在發生了什么事,我沒有穿內衣褲的坐在餐廳里,深深的被催眠著,我的心理學教授在桌面下撫弄著我,我完全無法反抗,他對我建議著我被固定住了,我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而且我愈來愈興奮,那感覺是那樣的真實,我覺得好無助,而又不由自主的感到愉悅,我完全無法阻止他,即使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阻止他。


  他繼續說著話來加深我的快感,然后用手指不斷的撫弄著我的陰唇,我那么的想移動身體,不是為了要跑開,只是想做一些該有的反應,他告訴我除非他告訴我,否則我不會到達高潮,而我只是輕聲的呻吟著。


  他用兩只手指插入了我的陰道,并慢慢的抽插著,這時服務生走了過來要為我們點菜,畢教授若無其事的點著菜,但他的手仍在桌子下撫弄著我,我的臉紅了起來,我覺得那個服務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故意慢慢的寫著菜單,然后不斷的瞄著我,這時我很感謝畢教授的催眠命令,讓我不會到達高潮,否則我一定會在這個服務生面前作出更丟臉的事。


  當服務生離開以后,畢教授告訴我可以高潮了,很強烈而沉默的高潮,我立刻感到頭腦里像是有什么爆炸了一樣,一種強烈的快感攏罩著我,我覺得餐廳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正在高潮,我從未感到如此的困窘,而且不知道為什么,這樣的窘況似乎又讓我到達了更高點的高潮,我不斷的、不斷的高潮著。


  這個時候我醒了過來,我喘著氣,我發現我的床單都濕了,我的下體也濕淋淋的,我在夢里一定真的高潮了,我從來沒有這樣過,這太淫蕩了,我無法想像我為何會做這樣的夢,但那并沒有困擾我,我只是有點懷疑,我會不會曾有過類似的經驗?


  第三周,星期六


  畢教授對我說到昨天為止,我們已經試過了所有讓我進入催眠的方法,現在開始,我們再也不需要一些像是水晶或螺旋盤之類的道具,他說我已經知道要如何很快的進入催眠,現在只要我做到那張臥椅上,我就會自動的睡著。


  畢教授說話時,我就能感到自己慢慢的進入了催眠狀態,而當他說完那些話,我就閉上了眼睛并進入深沉的催眠狀態,直到他再叫醒我之前,這是我記得的最后一件事。


  我有點不好意思,畢教授要我寫下會面時發生的所有的事情,而且我還領了一周四個小時的酬勞來寫這本日志,但是當結束了會面而我什么也不記得,我實在不知道該寫些什么,好吧,我多寫一些我的事情。


  我曾經和我的室友聊過實驗的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在實驗開始的前幾天,我只有對她提起過這個實驗,因為某些原因,我不想告訴太多人我的事情,無論如何,因為這樣,蜜莉,也就是我的室友間密友,她問我和畢教授見面時發生些什么事,我告訴她我記得的事,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一片空白。


  她很訝異,她問我,難道我不擔心消失的那幾個小時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很奇怪的,我從沒擔心過,我覺得我不需要記得,她嘗試著說服我說畢教授可能會對我做一些我不想要的事,但我一點也不會心煩,畢教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和他一起我感到很安全,我很慶幸自己能參與他的實驗,而且我希望我可以持續下去。


  事實上,不只是這樣,我還很希望自己能對科學有一點貢獻,我想也許有機會我可以告訴畢教授我的想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