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腾讯qq游戏五子棋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戀足老師俏女生
戀足老師俏女生
在路上,在電影電視里,我仍然是迷戀著一雙雙女子的美足,這點怪癖不僅沒有改善反倒比以前更強。偶爾,我會對著某個心儀的女子說,脫了你的鞋,我看看你的赤腳。有時候,會被白眼一個,有時侯會被笑罵一句,也有時候,會有善解人意的女子,偷偷于無人處露出一雙小腳給我看看,然后快快地穿回鞋襪,只怕被人看見。


  沒人知道,我在看見一雙粉嫩的小腳的時候生理上會有的反應,那是一個男人見了裸體的女子才會有的全部生理反應,連那些肯為我脫鞋的女子也不知道。


  一般那樣的女子都善良而單純,她們不管出于同情也好憐憫也罷,只以為我有好看女足的偏好,她們想不到我心里的那些陰影。


  她們看不到我。我也碰不到它們,那一雙雙玉兔般粉雕玉琢的雙雙小腳。


  這樣的煎熬又是很多年。


  直到,我遇到了繡。


  遇到繡的時候是夏天。


  繡是一個愛赤腳穿涼鞋的女孩子。陽光一樣明艷活潑。


  我為她的十只腳趾魂繞夢牽卻不敢有任何造次,因為繡是我的學生。


  我暗暗地用眼光追著繡的腳看,那纖細的腳踝,完美的腳背和小巧的腳趾,無數次的成了我夢里擁抱的對象,可是白天里,我卻不敢面對她,總是盡可能地回避她。盡管繡看我時,眼光是清澈的,透明的,和尊重的。她的眼光甚至讓我有幻覺,覺得她已經透徹地了解了我心底藏著的所有念頭,只是理解和不說破而已。這讓我更慌亂無措了。


  我遠遠地望繡,從夏天望到了秋天,天涼了,繡穿上了襪子,穿上了運動鞋,我再看不到她小巧的十趾了,心里不免一陣陣地遺憾,總想著這樣漫長的秋冬如何能快點過去。


  突然有一天,繡在晚上來到我的宿舍請教功課。我幫她解答了問題,卻見她并不急著離開。她的眼光追隨著我在室內不安晃動的身影,逼得我無處遁形的尷尬。


  終于,她笑了,在桔色的燈下,她的笑如水波一樣輕漾至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老師,你能坐下來嗎?」她依然輕笑著,指指她面前的另一張椅子?!肝也懷勻說陌??呵呵?!刮抑緩米諏慫拿媲?,不敢看她的臉,眼光下移,卻看見了她更不能看的一雙小腳,穿著粉色的旅游鞋,一雙雪白的棉襪,襪口很淺,遮不過腳踝,裸露著細細的腳踝和小腿連接處一個完美的過渡。


  我更是坐不住了,正欲起身,卻把她按住,然后繡便彎下身去,開始解她的鞋帶,然后脫掉襪子,將一雙小腳提起來,放在了我的雙腿上!


  我瞠目結舌,望過去,繡的雙頰粉紅如霞,一雙眼盈盈似水,口中輕舒一口氣,說:「笨笨,我知道你想了好久了……」然后捉了我雙手過去,放在那一雙冰涼的小腳上。


  對我,這話,這腳,如五雷轟頂。一時間,太多的情緒風起云涌,我顫抖著捧起這一雙失而復得的腳丫,淚如雨下!


  那一夜,我又一次失語了。我抱著繡的雙腳,哭得天昏地暗,太不象個男人了。而比我足足小了十歲的繡,顯示出了超常的理解力和寬容度,她什么也不說,只是輕輕地摟著我,然后把我帶上床,安頓我躺下,然后緊緊地貼在我的背后,象一只勺子貼著另一只。她不停地用手梳理著我的頭發,一直到我平靜下來,睡去。等我醒來,繡早不見了,直讓我覺得,過去的一夜,似乎只是我的又一個關于繡的美夢。我不敢相信我會擁有這樣的幸福,我不敢相信繡會這樣勇敢地走進我的生活。直到月上柳稍,繡又來了,還拖著一只小小的衣箱在身后,站在門口笑笑地說:"笨笨,還不來幫我一把??。⑿⌒〉男?,就這樣不容置疑地大步踏進了我的生活里。


  后來我曾經在激情過后問過繡,怎么會對我的習性有那么透徹的了解,繡先只是微笑,然后抵擋不過我在她腳心的一陣猛撓,大笑后正色說道:"笨笨,我真的說不清,我只是覺得,你看我的眼,是我生來就認識的,你想什么,我立刻就會知道的。就是這樣。"繡就這樣,離開了學校的女生公寓,不管不顧的搬進了我的小小蝸居,開始了依偎在我身邊的生活。 "很多時候,我會忘記我和她之間的年齡的差距,因為她那么的溫順,那么地善解人意,又一點沒有年輕女孩子的嬌驕二氣。我要的,她都知道,我再乖僻的要求,她都會一一滿足,臉上永遠是隱隱的微笑。


  我幸福得小心翼翼。我不敢招搖,我怕上天會再一次地橫空劈手奪去我來之不易的幸福。 13K可是上天還是出手了。


  因為繡畢竟還是一個在校的學生,而我又是她的任課的老師。公然的同居在學校里引起了軒然大波。系校領導找我談話時我以沉默相對,我咬死了牙關也說不出半句離開繡兒的承諾。于是乎,所有的壓力全部轉向了繡。


  本來繡是一個優秀的孩子,在學校里一直很活躍,這樣不合常理的事情令繡在校的知名度一再一再的直線上升,也為繡在校的表現第一次添上了不良的記錄。


  學生處,教務處,學生會,校團委,一處接一處輪番的找繡談話。繡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有一段時間,繡回到我們的房間來,會整晚上坐著發呆,不說一句話。


  那呆滯的眼神,看得我心如刀割,卻又毫無辦法。我想說笑話讓繡笑笑,可是說了半天,繡根本聽不見似的,總在最后轉向我,用無辜的眼睛望著我,說:"笨笨,我們哪里錯了?"這話,我無法回答。


  我唯有沉默。


  然后繡美麗的眼睛里就會有淚慢慢地堆積起來,無聲地滴落。


  這無聲的哭泣讓我心如刀割。


  有一天,繡的班里一個女生告訴我,校方把我們的事情告訴了繡的家人,繡的父母也來信給繡施加壓力了。她說繡下午接到信后就把自己反鎖在寢室里,哭了整整一個下午。 9P#這一次,我是真的動搖了,開始認真地思考我是否應該離開。我愛繡,愛她的人,愛她的心,愛她的一雙美麗的足,我想要給她廝守到老的幸福,因為那幸福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但是我發現,我對抗不了外來的一切。


  面對所有的指責和非議,我可以抗拒,可是偏偏世俗的一切并不把矛頭指向十惡不赦的我,而是毫無道理地指向了我柔弱可憐而無辜的繡。我如果忍心把繡拋在這樣的旋渦中央,我算什么東西???可是我又無力拉她出來…… tEJm 終于,我下定了決心,要走。


  我想著,等繡再來,我就會告訴她我的決定。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當晚,繡并沒有過來,而第二天的一早,我才知道,繡連夜采取了我想也想不到的行動。


  那一夜看起來是無風無雨風平浪靜,但是繡一夜沒有過來,也無任何消息讓我非常的不安。我了解這個女孩子超乎尋常的剛烈,所以我知道這一定是一個大戰前的黑夜,一切的平靜都只不過是表面的假象。


  繡的手機一直不開,我也才突然發現我根本沒有她宿舍的電話,我沒有別的方式可以找到她。我只有在煎熬中默默地等待,默默地祈禱她能夠挺住,祈禱她能聽見我的心聲,祈禱她知道我已經在計劃離開,還給她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可是,我的繡啊,卻完全沒有象我希望的那樣只是等待。她在寢室里通宵未眠地寫了好幾封信,給家里的,給系里的,給學生處的,最糟糕的是一封給校長的。而最終為她招來所有不幸的,也正是給校長的這一封措辭犀利毫不留情的信。


  也許是情之所至吧,繡一改慣有的溫順有禮,變得異常尖刻地在信里痛斥了一校之長,并且堅決地提出了退學的要求。而更為奇怪的是,一上午的工夫,繡的所有這些信件的內容就在全校沸沸揚揚地傳遍了。校長的尊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一怒之下,不顧通常的程序,下午就作出了對繡的處理決定:開除出校??!


  l 我的反應已經不能只是用震驚二字來形容的了。我來不及細細體味繡的所作所為應該帶給我的感動和感激,我只是急著去找所有能通到學校高層的同事和朋友的關系,以自己無條件的辭職并在三天內消失的承諾,來換回校方對繡的處理決定的更改。 我知道下午繡都在四處找我,但是我顧不上了。我一心想的只是挽救繡的前程,畢竟繡本來不是一個家境很好的孩子,能上到這樣的一所學校很不容易。如果她的前途因為我而這樣斷送掉,我幾乎可以看得到自己的后半生將陷在怎樣的痛悔和自責當中。而這樣的的心態下,我是沒有可能給繡任何意義上的幸福的。我發了瘋一般地找人,說好話,求這個求那個。只要能讓繡在這里留下來,完成她的只剩半年的學業,我什么都可以放棄。


  終于,忙到天黑,有話傳過來,校長把開除改成了留校察看。帶話的人說,這已經是能夠爭取的最好的結局了。


  我的心里沒有欣喜。


  我幾乎已經不能思考了。 暮色四合,前路一片昏暗。


  我不知道是怎么樣走進我的房間的。我只記得推開門時,有滿屋桔紅的燈火,溫暖地包裹住了我。我的繡,正在屋子中間洗腳。她彎著身子,下巴抵在自己的雙膝上,兩只手和兩只腳都泡在冒著氤氳的熱氣的水里??醇醫?,她也沒有抬起身子,只是俏皮地抬起了眼睛,又有了孩子一般的笑容在臉上??次疑翟諉趴?,她笑得更歡了,然后撅起小嘴說:"過來笨笨,幫我洗腳?。。⑽易囈慫?,我的天使,我的女神,我的即將遠去的幸福。我想,她應該是還不知道學校的決定和我所做的一切的吧,她的笑容只來源于她按照自己的思路把一切都做完的決絕后的安寧。而我,我是什么也不能說的,不能說我走過去,象往常很多次那樣,捧起了繡的雙腳,細細的洗過。我不放過這雙腳上的任何一處細節,每一處起伏,每一條曲線,每一只腳趾,每一處折皺,每一條埋藏在白皙的皮膚下面的暗青色的靜脈,我今生今世將再不能見到的一切??!我強壓著淚水,我不想讓繡看到我的傷悲,我要給她一個最完美的今夜,然后,我將遠別,用離,永失我的最愛??!


  我不敢看繡的眼睛,雖然我知道此刻她的眼一定如秋水,她的臉一定如春桃,我不敢抬頭。一直洗到水涼,我才戀戀不舍地替繡擦干了雙腳,囑咐她先去睡,然后端著水盆出了房間。


  我在外面磨蹭了好一陣才又再回來,卻發現繡沒有挪窩,仍舊坐在那張小椅子上。身體的柔韌性很好的她,雙手環抱著雙腳,把雙膝都收在下頜處,兩只腳丫踩著椅子的邊沿互相摩挲著??醋盼醫?,她歪著頭,依然是一臉無聲的輕笑,那笑里甚至添了幾分的頑皮。我看著她,她歪著頭看我,臉上的紅越來越濃,半晌,終于說:"笨笨,過來抱我上床去?。。⑽已蘊拼?,抱了她放到床上,然后也在她身邊躺下來。


  繡沒有象往常一樣把腳伸到我的肚皮上,而是一反常態地背轉了身,把自己蜷曲得象是嬰兒的姿勢。我突然地就想起來繡留在我這里的第一夜,于是把自己的身體緊緊地從她的后背貼了上去,緊緊地攔腰抱住了她。


  很久,我們都沒有動。


  然后繡很突然地從我懷里掙脫,赤腳跳下床去,把我已經關掉的房間里所有的燈都打開了,然后坐在床的中央,慢慢地,慢慢地把一雙小腳對著我伸過來,很輕很輕地說:"笨笨,給你?。ⅰ且灰?,我同時在兩個地方:天堂,和地獄。 早上,我閉著雙眼,不讓繡看出我的一夜未眠。


  繡象平常一樣,煮了兩只雞蛋,自己拿了一只,給我留了一只,就離開了。


  在聽見大門輕輕碰上的那一瞬間,我的淚如泉涌。那一剎那,我知道了什么樣的感覺叫做崩潰。我連跳起來拉住她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在她走后的不知道多久以后,對著天花板發出一聲狂暴的嘶喊。如果人能夠發出獸的聲音,我想,也就是如此了吧。


  我爬起來,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的隨身物品,離開了我的小屋,坐上了最早的一班火車,離開了這座城市。我把手機卡取出來放在了桌上,我以這樣的方式告訴繡,我已經離開,并且,永不再回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