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腾讯qq游戏五子棋  »  新聞首頁  »  限制三級  »  幫老師收拾東西
幫老師收拾東西
我是靜雨,今年高三了,D罩杯。我一直暗戀著一個人,那就是我體育老師,哲煒。他十分的帥氣,對學生也很溫柔,就在不知不覺間,我發現我喜歡上他了。甚至想著他就讓我內褲濕了一大片…


那天體育課臨時調到最后一節。上完課以后,老師突然把我叫住:“靜雨,能幫老師收拾東西嗎?”


心儀的對象需要我幫忙,我馬上就答應了。我隨著老師來到體育器材室,那里很暗、很小。放完東西以后,突然老師迅速的用身體把我緊緊壓在墻上,一只手脫去我的上衣,舌頭舔著我的頸子,另一只手已經伸進我的內褲,撫摸著我的陰蒂,我向觸電般的頓時酸軟。


“老師…快點放開我…啊…不要…”


“嗯…救命啊…”


“不要拒絕我,好嗎?你一直誘惑著我…靜雨,我要你…你真的讓我受不了”那聲音好柔好柔,令人不自主的順從。


老師吻上了我的雙唇,舌頭不斷的挑逗著我,我開始回應他,享受著對方甘美的唾液:“嗯..嗯嗯..”


我的雙手慢慢環繞住老師的脖子。老師的手也沒閑著,左手輕輕的捧住我一邊的乳房,手指沿著乳頭溫柔的打轉,右手還是侵犯著我淫水泛濫的下體。我的呼吸漸漸急促,一對大奶也開始發硬、變挺??掌忻致乓?、與成熟男人的體味。


老師看我已經進入狀況了,就把我抱到軟墊上,說:“從現在起,我不是你的老師,只是一個性欲高漲的男人。而你也不是我的學生,只是一個即將被我干的女人,你后悔嗎?”


我只覺得眼前的男人好迷人,便答道:“來吧,通通都給你?!?br />

老師迅速脫去我的衣衫,此時的我正一絲不掛的躺在老師胯下,他輕輕的俯上我的身體,吸吮的我的乳房,手指也夾著乳頭,一陣酥麻的快感襲來,刺激著我的全身:


“啊…嗯啊…哲煒..啊…好…喔…好癢…啊…”我開始發出呻吟。


“嘖嘖…好美啊…你的乳房真可愛…”老師也不禁贊嘆著。


接著,他又把手指往下移動,用手指開始抽差我的蜜穴。


“啊…哲煒…慢點…啊…嗯啊…不要…好癢…喔…”老師見我開始浪叫,加快了抽差的速度,弄得我淫叫連連。我呼吸越來越急促,忽然我全身一僵硬,抖了幾下:“啊…啊啊…”。我高潮了,熾熱的陰精從我花芯深處噴灑而出,沾濕了老師的手。老師把那些陰精涂抹在我的乳頭,說。


:“靜雨,看不出來你體質這么敏感,看來今天有你受了!”


接著,老師脫去他的褲子,碩大的雞巴立刻彈了出來,一抖一抖的向上呈60度,約有20公分長,直徑5公分粗。我說:


“不要..哲煒…太大…呼…太大了…會痛…”剛才的余韻尚未消退,我連話都不能好好說。


“放心吧,靜雨,我會讓你很爽很爽的”突然,老師把我的雙腿分開,提著他脹的發硬發紫的大雞巴在我蜜穴口來回磨蹭,我又是一陣浪叫:


“好…噢…好癢…哲煒…嗯…呀呀…別這樣…好癢…啊…啊啊…”


老師停了下來:


“靜雨,你看看你,這么淫蕩,你把我的雞巴都弄濕了。說吧!你要怎么賠我?”老師故皺眉頭的問。我看見他的龜頭滴下了我的淫液。


“讓…讓你插我..狠狠的插我…”


老師狂吼一聲,腰部粗暴的用力一挺,粗大的雞巴就沒入了一半。撕裂疼痛讓我哭了出來,鮮紅的血絲沿著硬挺的雞巴流了下來:“鳴…痛…痛…嗚…哲煒…你這樣…嗚…用力…強行插…入會痛啊…嗚…”此時的我完全屬于眼前的這個男人。


老師吻去我的淚珠:“靜雨,你的穴真美,夾的我險些射了出來,還不能讓我一次插到底。放心吧!我會讓你欲仙欲死…”


他又慢慢把雞巴往前送,這次我到一陣癢癢麻麻的:


“啊…嗯啊…”老師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快感一陣陣的襲來。每次抽插都直頂子宮口“好大…好大…嗯…哲煒…好粗啊…快插”


“噗滋!噗滋!”


“啊…哲煒…慢點…啊…好大…哲煒你的好大…嗯啊…插我…喔…好長…”


“好老婆…呼…喜不喜歡我這樣…干你啊…美死了…呼哈…”


“喜歡…嗯啊…喔…快干死我…啊哈…好老公…”


“再多說一點…快啊…”


“我喜歡…啊…噢…讓你…嗯啊…干我…啊啊…我就像母狗…被你干…啊…”


“啊…不行了…啊啊…老公…我…我要去了…啊!!!!”忽的陰道一緊,我又高潮了,滾燙的陰精澆在老師的大龜頭上,老師低吟了一聲,穩住射精的沖動。隨后把我翻轉過來,從后面插入,我這次更為瘋狂,這樣能插的更深、我夾的更緊,更激烈的快感刺激著我,我失去理智的浪叫著:


“啊…要…要死了…啊!!!哲煒…快插…啊…好爽啊…別?!瞎鶩!虐 蔽業囊寫碳ぷ爬鮮Φ母泄?,他重重的抽插了幾下后,說:


“靜雨…呼哈…我…我要射了…”


“射…射進來…我要…嗯啊…懷哲煒的種…啊…”


語畢,老師便和我一起到達最銷魂的天堂,炙熱的陽精全數灌滿了我的子宮:


“啊…好滿…好滿…”多余的精液從我的穴口緩緩流出。


老師射過精的雞巴依舊雄偉,欲火尚未消去。把我的雙腿舉起架到了他的肩上,我的蜜穴在老師面前一覽無疑,接著老師的舌頭開始入侵,又一陣不同的快意出現。在快感的誘惑下,我開始挺起自己的腰,好讓老師能做更深入的舔舐:


“嗯啊…再快點…里面一點…啊…老公…”


“啊…用力一點…嗯嗯…用力啊…哲煒…”


在老師瘋狂的口交之下,我突然一陣痙攣,我又高潮了:


“啊…不行了…我…我…我又…要去了…啊…”


老師滿意的笑了,粗大的雞巴又插入我的蜜穴,開始抽送:


“噗滋!噗滋!”這次老師沒有前次的溫柔,反而是像強奸那樣的粗暴,但這使我更加興奮,又開始胡言亂語:


“雞巴…好大…我要…被插死了…啊…老公…插死我…”


“好深啊…老公…我愛你…啊…快…快插死我這只母狗…嗯啊…”


“老公…我又要去了…啊…”我泄了今天的第四次,之后老師又抽插了幾百下,也把陽精再次注滿了我的子宮……


我倆整理好衣服出去時,已經八點了,老師整整插了我三小時。各自回家前,老師又從背后輕輕抱住我,說:“靜雨,下次再幫老師收東西吧!”


我呢?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完】